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(yè)>企業(yè)文庫>飼料行業(yè)ERP的重要意義

飼料行業(yè)ERP的重要意義

作者: 來(lái)源:網(wǎng)絡(luò )

 一、從根源上來(lái)說(shuō):一定是管理的提升需要信息化,所以才引入信息化,而不是抱著(zhù)技術(shù)心態(tài)認為只有有技術(shù)才能是好企業(yè)。

這就需要:1、飼料企業(yè)的信息人員事先就對企業(yè)的生產(chǎn)供應流程有個(gè)比較清晰的了解。2、能夠敏感的捕捉到管理需要升級的時(shí)間:比如,成本的瓶頸期。

 二、從邏輯上來(lái)說(shuō):飼料生產(chǎn)的核心,就是成本的控制和質(zhì)量的控制。

采購成本不是內部能控制的,因此,內部的控制就要從減少浪費入手。而減少浪費和質(zhì)量控制歸結到一點(diǎn),就是要能夠完全的、準確的按照配方要求進(jìn)行生產(chǎn)。ERP系統對于飼料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最重要的意義,首先就出現在“賬實(shí)相符”上——通過(guò)對數據的核查,發(fā)現可能產(chǎn)生的問(wèn)題。比如,按配方昨天應該使用1噸的鈣粉,結果一核算,發(fā)現鈣粉沒(méi)有減少。那么,就意味著(zhù),昨天生產(chǎn)的飼料很可能沒(méi)有放鈣粉,這就極有可能是重大的質(zhì)量事故,必須對成品進(jìn)行回收。再比如,每天都發(fā)現豆粕比需要用量多了2噸,那么很有可能,就是豆粕流到別的倉庫里去了。盡管質(zhì)量上可能不會(huì )有問(wèn)題,但是,豆粕三四千一噸,如果被當成了兩千左右一噸的小麥玉米進(jìn)行使用,實(shí)際上,漏一噸,就等于虧損了一兩千元。而其次,ERP系統在完成賬實(shí)相符的功能后,才真正能延伸出他原本應該具有的意義——整合企業(yè)資源,做好流程規劃。通過(guò)長(cháng)期有疑問(wèn)的數據去發(fā)現流程或是設備中存在的問(wèn)題,做到集中兵力、解決重點(diǎn)問(wèn)題,最終實(shí)現企業(yè)內部的管理升級

 三、從操作程序上來(lái)說(shuō),要做好長(cháng)期作戰的準備。

1、籌備期:要讓自己的信息人員參與到軟件公司派來(lái)的團隊中,去了解系統運行的邏輯。這方面我不是專(zhuān)家,但有一點(diǎn)是確定的:軟件公司的人有時(shí)候很不靠譜,因為他們不了解企業(yè)個(gè)性化運行的方式,為了方便起見(jiàn)他們就會(huì )要求你改企業(yè)流程來(lái)適應軟件,這會(huì )給企業(yè)的“消化能力”帶來(lái)很大的問(wèn)題,這也是70%做ERP的企業(yè)都失敗了的一個(gè)原因。自己的信息人員參與進(jìn)去以后,就需要根據企業(yè)的現狀進(jìn)行一些二次開(kāi)發(fā),還要做出一本簡(jiǎn)易操作手冊,讓以后基層員工能夠上手學(xué)習。注意:這些信息人員中,至少以后有一半人是要朝管理方向發(fā)展的,而不是純技術(shù)人員——了解企業(yè)的財務(wù)流程、工藝流程、供應倉儲流程,比技術(shù)更重要。

2、試運行雙系統并行期:這一階段,軟件公司人員退出,就要根據自己的信息人員能力開(kāi)始用一兩個(gè)企業(yè)做試點(diǎn)。因為不可能馬上停止老系統,所以這個(gè)時(shí)期對于員工來(lái)說(shuō),是最難熬的:工作量等于加倍。時(shí)間大概是三個(gè)月,自己的信息人員一個(gè)部門(mén)一個(gè)部門(mén)的“跟班”,手把手的從部門(mén)里帶出會(huì )使用ERP系統的人(尤其是能理解“為什么這樣操作”的人,更是難能可貴。

3、調整期:慢慢的清理核對新老數據,經(jīng)過(guò)多次的錯誤、多次做員工的思想工作,之后,老系統退出,獨立使用新系統了。這時(shí)候,培養一個(gè)強有力的核算員,就成為重要的方面。 每一天,原料數、赴龍口數、車(chē)間配料數、成品數等等數據大量的數據匯總到核算員這里來(lái),會(huì )集中的暴露出大量的問(wèn)題:比如,突然鈣粉又少了1噸不知道去哪里了,豆粕又少了……事故分析會(huì )三天兩頭開(kāi),各種問(wèn)題一一暴露,一一調整,甚至很多問(wèn)題暫時(shí)不能解決只能放著(zhù)……這時(shí)候ERP系統的主要功能,就是做好“賬實(shí)相符”。

4、效果期:這樣大概又會(huì )經(jīng)歷半年甚至一兩年的痛苦期,飼料企業(yè)才能慢慢的從“數據清晰”走向“問(wèn)題清晰”再走到“流程清晰”。一方面,數據的控制線(xiàn)經(jīng)過(guò)經(jīng)驗的積累得到了清晰的界定:比如,對某公司的工藝來(lái)說(shuō),發(fā)現每日出現了一噸以上的豆粕差,肯定是出問(wèn)題了,而這個(gè)數字在另一個(gè)公司也許是1.5噸。另一方面,由數據偏差體現出來(lái)的管理重點(diǎn)逐漸顯露:比如,一些數據精確度的問(wèn)題總出在配料系統或者其他,那么企業(yè)的管理就會(huì )慢慢地趨向數字背后更重要的本質(zhì)上——對飼料企業(yè)這樣的“設備拉動(dòng)型”公司來(lái)說(shuō),就是設備管理。再一方面,員工的數據意識也得到加強——隨著(zhù)公司核算員、班組核算員等人員的慢慢成熟,他們糾察問(wèn)題,監察質(zhì)量的能力也越發(fā)突出。最后,整個(gè)工作流程就能慢慢理順,而企業(yè)的管理水平和整體成本,就得到了有效的控制。